|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VIP网站:第3年  级别指数:2星

吉林省红视窗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传媒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从农民到专家 他走过34年坎坷路
新闻中心
从农民到专家 他走过34年坎坷路
发布时间:2016-10-14        浏览次数:88        返回列表
 
       (记者  欧阳庶  报道/摄)在双辽市双山镇,有一位56岁的农民名叫张文,自1982年起,他开始研究水稻垄系栽培技术。在研究水稻旱种技术过程中,他又迷上了盐碱地改良。经过30多年的苦心钻研,张文最终成为袁隆平院士亲传弟子、吉林省高级专家、高级农艺师、水稻垄系栽培和盐碱地改良专家。2012年8月4日,《长春晚报》在B1版头条位置,以半版的篇幅,报道了张文研究水稻垄系栽培技术的路程。2016年10月6日,张文在通榆县鸿兴镇文牛村召开盐碱地改良成果现场会,本文将专门介绍张文有关盐碱地改良技术的情况,希望能对处在盐碱地区域的农民有所帮助。

       专家都没研究明白你逞什么能

       张文的家在双辽市双山镇,附近的大安、镇赉、通榆等县区有大片的盐碱地。盐碱土地含盐成分高,土壤粘滞,不透气,冬季几乎不冻结,严重的盐碱地几乎寸草不生,即使种植水稻,如果没有较高科技含量的技术做支撑,也很难成功。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粮农组织不完全统计,全世界盐碱地面积为9.5438亿公顷,其中我国为9913万公顷,主要分布在东北、华北的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目前,吉林省急需改良的盐碱地和障碍性盐碱土壤约300万公顷以上。
       水稻垄系栽培技术不是短时间能研究明白的,在研究水稻垄系栽培技术过程中,不少种植水稻的农民向他反映,用他的水稻垄系栽培技术,在一般的土壤中确实成功了,但在含盐碱成分的土壤中却不成功。从2007年开始,张文在研究水稻垄系栽培技术的同时,又开始研究盐碱地改良技术。
       通过认真调查走访,张文发现,市场上有关盐碱地改良的技术和方法有很多,但都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自己必须扬长补短,吸取别人的长处,找到弥补别人不足的方法或技术。
       干任何一项事业,开头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听说他要搞盐碱地改良,一位在市政府农业技术部门任职的朋友善意地对他说:“你整那玩意儿干啥,搞水稻垄系栽培技术你赔得倾家荡产,现在又研究盐碱地,盐碱地那玩意儿谁也整不了,国内有多少人在研究,没一个人真正成功的!”
       而农民们对他的做法更是不屑一顾:“盐碱地改造,省农业专家在我们这儿搞了两年都失败了,你一个农民逞啥能?”

       刻苦钻研9年获成功

       在研究盐碱地改良过程中张文发现,盐碱地种植水稻,几乎成了改良盐碱地的一种通用方法,而真正意义的重度盐碱地水稻高产种植,必须通过土壤修复和科学的田间管理来完成。从微生物活化土壤、盐碱土壤敏感微量元素的补充、钙离子和钠离子的置换等一系列技术集成,科学的田间灌水方法的使用,使被置换出来的钠离子随水流走而不再危害作物,盐碱地才能变为良田。
       通过9年的不断摸索、实验,张文终于找到了改良盐碱地的方法,研制出一种盐碱水稻田絮凝沉淀调酸营养剂。这一重大突破的高新成果,在国内市场同类产品中具有遥遥领先地位。
       盐碱水稻田絮凝沉淀调酸营养剂是将生物技术与离子置换方法等现代高新科技融汇贯通,创造性地将调节盐碱土壤ph值、絮凝沉淀、为秧苗提供返青营养等关键技术融为一体,使得打浆后的悬浮泥浆快速沉淀,盐碱土ph值由大于9降为6-7,效果和沉淀强度立竿见影。它的特点是,见效特快,2分钟降ph值,效果持续稳定;效果超强,2小时泥和水彻底分离絮凝沉淀;调酸壮苗,更适合水稻苗床调酸使用;用量较少,根据盐碱程度亩用量十到几十公斤即可;使用方便,无论插秧前后、需要时田间直接撒施即可。

       现场会上,水稻种植户当场抢购  

       自2014年起,张文先后将他的这项发明运用在解放军总后勤部农副业科技服务站、解放军65165部队农副业基地、北京大道农业有限公司有机水稻基地、北京海淀区西马坊村“京西稻”基地、黑龙江富尔集团水稻种子基地、黑龙江富华集团有机水稻基地和吉林省长岭县福丰生态农场,均取得非常明显的效果。
        2015年,通过实际应用,张文发明的盐碱地改良技术又获得巨大成功。但由于资金严重短缺,他的这项技术无法大面积推广。
        2016年5月3日,北京科实达公司为张文提供资金支持,在吉林省通榆县鸿兴镇文牛村实施900亩“自主知识产权的盐碱地改良专利技术”水稻育苗,6月3日--20日插秧,水稻长势良好,与未进行改良的地块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
       2016年10月6日,张文在文牛村召开盐碱地改良成果现场会,来自哈尔滨、齐齐哈尔、白城、镇赉、通榆、绥化、绥中等地的近百名农民、农业技术人员,亲眼见到盐碱地改良成果后纷纷赞叹。
       记者在现场看到,经过改良的稻田里的水稻长势非常好,而相邻未经过改良的田里,稻子全部死了,真是天壤之别。
       看到现场的情景,参观的人无不惊叹,许多人当场表示签单购买盐碱水稻田絮凝沉淀调酸营养剂。一位农民担心地问张文:“我们那里有很多盐碱地需要改良,如果我们用量大,你的营养剂会不会生产不出来啊?”张文告诉他:“北京科实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已经为我提供资金支持,保证满足供应。”

       盐碱地改良技术需要技术指导

       张文告诉记者,他自己本身就是农民,30多年来,他研究水稻垄系栽培和盐碱地改良技术,先后13次搬家、卖房子,从没想过赚钱,就想为国家和社会做点贡献、为农民造福。两项技术发明的成功,让他心里非常高兴,赚不到钱他也认了。
       说到盐碱地改良技术,张文说这并不是说往地里撒点营养剂和修复剂就大功告成了,还需要相关的技术指导,比如如何培育壮苗科学整地、根据ph值和盐碱含量大小科学施用生物土壤修复剂、科学灌溉避免返碱、秧苗返青、孕穗期深水灌溉、后期水层管理,以及针对不同肥力的地和不同气象条件进行科学管理等等。所有这些复杂的技术指导,他都不收农民一分钱,只要看到农民增产增收,他比农民还高兴。
       如今,张文在水稻垄系栽培和盐碱地改良领域,共有7项发明获得了国家专利,更多种植水稻的农民在等待他的技术指导。(编辑  高德臣)

    延伸阅读
    水稻垄系栽培视频 http://my.tv.sohu.com/us/54982008/28522087.shtml 
   《长春晚报》的报道http://ccwb.1news.cc/html/2012-08/04/content_256538.htm

DSC07070_看图王
                    张文在文牛村建立的的盐碱地改良试验田

DSC07078_看图王
           张文在文牛村盐碱地改良成果现场会上介绍盐碱地改良剂

20150215095405-18173427972942592
                  未用改良剂的稻苗已经死了

20150215105932-44257706776261328
                 施用改良剂的稻苗根系发达,具有明显的活力

DSC07100_看图王
                     未用改良剂的稻子全部枯死

DSC07071_看图王
                                    

                      施用改良剂的稻子长势良好

DSC07098_看图王
                         用试纸现场试验ph值

DSC07092_看图王
                   参加现场会的人争相“抢夺”改良剂样品

DSC07084_看图王
                      盐碱地里的水是这种颜色

DSC07088_看图王
                         盐碱地改良成果现场会

DSC07085_看图王
                      未用改良剂的田地就是这个样子


                      今天的《城市晚报》转载了此文


  明天的《四平日报》也将转载此文,这是明天即将出版的报样,主管副总编马云生已签字(右上角)



                                   编  后  语

       张文,一个在当地非常有名的农民土专家,几年前我就采访、报道过他,稿件还曾获得过东北三省晚报新闻奖。他在水稻旱作和盐碱地改良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科研成果,很多发明都获得了国家专利。但据本人所知,直到今天,张文的一些科研成果仍未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他的科研成果难以大面积推广应用呢? 通过了解,我获知了一些张文不愿说的原因。
       实际上,国家每年都有大量的科研经费下拨,但象张文这样的土专家根本没有资格申领一分钱科研经费。那这为数不少的科研经费都哪儿去了呢?张文为我提供了一些资料。我看到,2013年10月15日,《新京报》转发新华社的报道说: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部长万钢对科研经费“恶性问题”连说两个“愤怒”,并表示“痛心”和“错愕”。科研经费被扩大用途、挤占挪用,一些单位套、贪、吞、骗取科研经费,用来为职工发工资福利、买车、旅游、出国、盖房、装修、买家具等等与科研一点边儿都不沾的已成普遍现象,有的单位甚至连科研经费花到哪去了都说不清。
       新华网的报道称,为了吃到科研经费这块“唐僧肉”,一些人总能想出各种歪招儿,巧立名目之多令人眼花缭乱。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些造假申请科研经费也能顺利通过审批,不论证也可立项,项目未完成也能通过验收。
       广东省审计厅对2008年至2010年省级重大科技专项资金使用执行情况进行审计时,发现了一个更加荒唐的案例——有一个市的两个项目承担单位,共获取专项资金45万元,其中一个单位已停业近两年,另一个单位根本无法联系上。项目实施情况如何?主管部门竟然一问三不知。

       张文告诉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地政府某些官员对他发明的科研成果并不热心,不但如此,双辽市某部门还将他几十年用心血换来的发明创造说成是他们自己的发明上报到省里领取奖金,上报材料中对张文只字不提,领回的奖金也没给张文一分钱,甚至张文根本就不知道省里给了奖金。后来他通过四平市农委和四平市知识产权局为自己讨回了说法,最终双辽市那个侵权部门向他赔礼道歉并赔偿他两万元。张文说,几年来四平市、双辽市某部门都曾以他的这项发明创造向省和国家相关部门申报各类奖项,但他本人分文未得到。有的部门申报前甚至连招呼都不跟他打,他听说后想打听一下获奖情况都会被训斥。他曾问双辽市某部门一位官员:“我搞科研所有经费全是我自己卖房子或跟亲朋好友借的,为搞科研,老婆几次跟我离婚,我这么艰难你们为啥不支持、帮助我?”那位官员很不耐烦地反问他:“谁让你研究了,不是你自己愿意的吗?”

       张文说,到今天为止,他只有省政府给他的每月800元专家补贴。他对当地政府某些官员们早已失去了信心。
       采访张文时,谈起30多年来研究水稻和盐碱地改良的事,他的妻子失声痛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不忍继续问下去,触动她那伤痛的心!
       张文还曾经发自内心地对我说,农业科研是很复杂的,它包含数学、物理、化学、气象、水利、土壤、遗传等多个学科,属于自然科学,而自然科学是允许失败的,在我的科研项目一点眉目都没有的时候,国家不给我资金我一点都不抱怨,当时别说国家不相信,连我们村的很多村民都嘲笑我,说我是异想天开,是精神病,有个村民背后曾说我:“也不搬块豆饼照照自己啥模样,他能研究明白水稻,我能让牛长出翅膀来!”但是当我的科研项目取得了较大进展的时候,国家应该在资金上予以扶持,因为这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事了,对整个国家甚至全人类都有利。那些拿着国家高薪、骗取国家巨额科研经费的人都研究出啥了?
       张文,他才是个真正的科学工作者,无论从人品和取得的成绩方面说,他都比某些砖家叫兽强千倍,万倍!